我与EOS DAPP的亲密接触(欢乐谷)

我与EOS DAPP的亲密接触(欢乐谷)

转载自: https://bihu.com/article/1754755147

这一系列的Dapp经历越往后面越难写了,前面几个还有赚钱的过程,而后面几个都是亏钱的经历,今天讲讲欢乐谷EPT,一个怎么逃跑的故事。

1,私募时的感觉就不是很好

几乎和柚子红包同时,发现了欢乐谷EPT这个Dapp,这是一个老项目了,上线了很长时间都不温不火,最初用bancor发行了一个股权,但是成交量很小,没有火起来,况且bancor这个东西发币鲜有运行成功的,除了EOS的内存系统运行的比较好之外,很多项目用bancor发币之后又取消了,比如eos钱包tokenpocket的tpt,还有eos上面的去中心化交易所btex之前的代币,它们先后都取消了bancor系统。

突然关注到了欢乐谷EPT是因为它也在做一个和TOP类似的三张牌(扎金花)游戏,也声称是第一款PVP的三张牌游戏,同时还重新修订了白皮书,在没有取消bancor股权的基础上又要发行一个新币EPT。

第一轮的私募估值非常低,几乎和TOP差不多,我记得是27万eos市值的估值。想到TOP的大赚,同样是三张牌游戏,同样是极低的私募估值,简直是送钱啊,在和小伙伴们沟通之后,觉得值得大搞一把,何况当时手里赚的eos正在顶峰很多,5000个eos申购门槛难不倒我们,我投了3000个eos,辉哥投了2000个eos,我们两个就凑足了一份。

对了,超过5000个eos去申购有额外优惠,大概是比例最优,相当于私募价最低。于是柚子牵头,泉哥,猴哥、JIMI哥、天宇、饭饭等等一帮人一起去申请私募。等他们凑足eos,我吓一跳,接近1万个eos,10几个人一共,柚子的eos账户一下子就排了EPT持仓第一名。我没有想到他们互相又喊了这么多人来参与申购,还有几个我不认识。

想起来咕噜说过,发财还是要闷声。我曾经在雪球也有类似经历,2016年带领一帮人炒油服,先是大赚瞬间吸粉几万人,有粉丝跑来给我送茅台,经常晚上有私募基金打电话让我过去帮忙操盘,但是年底一次重大误判之后又大亏,此后被骂惨了,摔下了神坛。所以我是不太愿意告诉太多人一起去投什么币的,况且这些菠菜Dapp风险都极大。天宇当时拉一个eos dapp投资交流群,瞬间几十个人,几乎全是币乎的,让我给大家讲讲课,一起投资,那个群我至今也没有怎么说话,没办法,风险太大了这个dapp投资,不适合大规模宣传。

虽说如此,我也认识到发财要闷声,但是有时候,有好的机会,我还是忍不住会大喊,可能分享我的经验和见解已经是一种本能了,如果事后证明又正确,那感觉真的非常好,这也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,就是分享。比如2018年12月8日凌晨,eos在10.5元见底,我在好几个群大喊抄底,历史大底,快买,不过当然没有人理我,还在一个群被怼了。至于怎么判断当时是历史大底的,其实是多年的直觉,没有什么理由,要说事件,倒是有一件,就是那天半夜有人伪造很长的币圈大佬抄底eos的聊天截图,这可能是一次贝叶斯事件。

话说回来,这么多人同时参与欢乐谷EPT这个项目,我的直觉告诉我,感觉不太好。

2,都在比谁跑的快

同TOP的三张牌上线之路完全一样,EPT也是bug一堆,屡次下线修复,几乎就没有顺畅玩过一次,就这样拖了一周又一周,投资人的信心都快被磨的差不多了。中间和TOP一样,微信群也被封了,据了解是两家互相举报,最后仅仅保住了一个小规模的投资人群。

在投资人不断的催促下,终于三张牌算是可以顺畅的玩起来了,虽然还是有各种小问题,而且EPT终于可以转账、可以交易了。记得是一天中午在newdex开放交易,我们都十分期待EPT能像TOP开盘一样连续暴涨的情景再度重现。

但是傻眼了,一开盘就破发,开盘价极低,是几乎从零开始,表面是涨了几十倍,实际上是破发(对了,这个几十倍是我拉的,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。刚开始成交量很低,很好拉盘)。这个项目方一点经验也没有,居然开盘价也没有控制在自己手里,被人给搞了。开盘后,就有连续大单不计成本砸盘,当天下午,币价一直维持在破发价20%-30%左右,想回到发行价简直不可能。况且上文这个发行价是指我们几个满足5000个eos私募条件的发行价,一般散户的发行价更高,几乎就是开盘腰斩的水平。

事后项目方总结,他们空投失误了,没有任何门槛的空投,给羊毛党送上了大餐。还记得前面我写过吗,eos账户开户成本现在很低了,很多人有上百个账户,有的甚至有上万个账号,而且现在钱包还有一键筹码合并功能,把所有币都集中到一个账户,刚好羊毛党可以轻易砸盘。他们那没有任何成本的筹码可以在任何价位砸盘,而EPT这次的空投可能有上亿个之多。后面的结果可想而知,EPT的价格再也没有到过那个最低的发行价。

我那天中午刚好有事,没有第一时间了解开盘情况,等我看到的时候,已经跌了大概30%左右,通过newdex的成交明细,我发现天宇、饭饭等已经不计成本逃跑了,很显然,我已经跑慢了。

一个题外话,从哪天开始我就发现饭饭玩Dapp的水平非常高,据说从300多个eos赚到3000个左右,而且跑路极快,后来冬日打雪仗也是饭饭带着我一起玩的。所以玩Dapp是一定要请教饭饭的,不然会吃亏。

3,深度参与救助也无能为力

饭饭、天宇之所以当天就割肉跑路,是判断这个欢乐谷EPT大势已去,根本无力回天了。我同意他们的判断,不过我还是跑慢了,而且还心存幻想的项目方能想办法救一把。

欢乐谷也是一个小团队,可能就两个人,而且还不在一个地方,一个在杭州,负责营销,另外一个在郑州,负责技术。币价破发,达不到矿工的成本价,游戏就根本没有人玩,游戏没有人玩,分红池就没有利润,更没有人买币,恶性循环。项目方也很着急,当天开会决定拉盘,拉盘时间保密。大约在晚上,项目方可能拿出来几千个eos拉盘,企图拉到发行价上方,但是抛压实在太大,无功而返,币价始终没有能回到发行价。我见势不妙,觉得大势已去,第二天中午,分批割肉认赔出货了,大约赔了三分之一。

不过辉哥不认赔,他找到项目方,出谋划策,试图挽救这个项目,我记得他做了很详细的方案,包括几个部分,第一是吸取TOP的经验,减半的周期台阶放小,制定了缓慢通缩的计划,第二是不要直接拉盘,这样效果很差,不如项目方拿出一点eos刷量,像dice那样找大户刷量,实际上是往分红池送eos,让大家锁币。计划是非常周全的,但还是没有成功,项目方刷了几天,没有舍得拿出太多eos,效果很不明显。

人气越来越凉,币价越来越低,渐渐的渐渐的,这个项目就开始被人遗忘。因此欢乐谷的一生,真是憋屈的一生,连第一次通缩都不曾达到过。跑路倒是没有跑路,至今群里面项目方还时不时的说几句话,大概意思是我们还在努力。但愿下一个Dapp高峰期,欢乐谷能活过来吧。

欢乐谷的故事基本结束。虽然亏了一笔,但是我也结交了这个项目的技术,原google的技术开发人员wz,后来我们有过深入的沟通,他的技术水平是非常不错的,连续开发过好几个Dapp,还搞了公开课讲了eos上面的Dapp开发课程,我认真听了,受益良多。我和他还同时看好scatter这个项目,我对scatter的深入了解,就是从他开始,他告诉我scatter的核心竞争优势是多边兼容,跨边网络效应,同时兼容众多公链、众多钱包、众多Dapp,他从技术的角度认为scatter非常重要。

下一篇是TOB,虽然大赔,但它是希望之星。

发表评论

关闭菜单